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梦】(7.5)【作者:缅怀】
【梦】(7.5)【作者:缅怀】
字数:6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淫狱(五)

           ——玩具——八月七日星期日

  啊啊……我又昏过去了……冯可依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倒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阴户里还插着昏倒前的双头龙仿真阳具,而另一个头插在也昏迷在地上还没有醒过来的王荔梅的阴户里。

  我们三个真的好淫荡啊……风姿绰约、绝代风华的林冰莹,娇小玲珑、精灵古怪的王荔梅,还有因为总是羞答答的放不开,被她俩娇笑着联手戏弄的自己,脑中不由自主地放映起昏迷之前的影像,冯可依当即羞红了脸。

  冯可依回忆着自从王荔梅倒在自己身上后,花雯芸便把林冰莹从锁链和绳索中解了下来,让她们两人在自己面前亲热。看着林冰莹和王荔梅沉浸在美妙的女同世界里,动作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淫靡,掀起了阵阵雪白的乳波臀浪,发出串串销魂浪吟的呻吟声,那些眼花缭乱的动作,层出不穷的姿势,令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心潮荡漾,绮思连连,好想加入进去。

  似乎是看透了冯可依的内心,花雯芸在冯可依耳边低语几句,允许她自由行动。怀着兴奋躁动的心,在淫欲中彷徨的冯可依最终战胜了羞耻心,羞红着脸,慢慢地爬过去,加入了正如胶似漆地抱在一起热吻的林冰莹和王荔梅。

  在美貌方面,王荔梅逊色一些,可是她的大胆、奔放却是三人中最强的,冯可依刚一过来,便被热情似火的王荔梅抱住了,迫不及待地送上红唇香舌。而最美艳、最雍容的林冰莹对冯可依特别有好感,从后面搂着她,一边爱抚着E罩杯的惊人巨乳,一边亲吻着敏感的耳垂,在红透了的耳边轻声夸她拥有三人中最傲人、最敏感的身体。

  三个美女的淫戏,哪怕春心大动,还是一副害羞模样的冯可依自然是势弱的一方,亲和力极强的林冰莹带领着精力旺盛的王荔梅主导着香艳的场面,不遗余力地挑逗着、爱抚着她。四只手,两张香唇,不断地在她敏感的身体上搓揉着,亲吻着,冯可依都记不清自己被她俩带上多少次高潮了,脑中始终是晕乎乎的,身体也一直处在快感的漩涡中。

  冯可依还清楚地记得昏迷前的一幕,王荔梅欢欣雀跃地把双头龙仿真阳具插进自己和她的阴户里,痴狂地扭动着腰肢,而林冰莹抱着她,一边娇喘吁吁地吻个不停,一边伸出双手,温柔地爱抚乳房、搓捻阴蒂。

  王荔梅狂野,林冰莹温柔,这两种风格迥异的动作混合在一起,汇成一道无比强烈的快感狂澜,不大一会儿,冯可依便被刺激得身躯狂抖,浪叫连连,在爱液狂泄的同时,眼前一黑,昏晕了过去。

  「冰莹姐去哪了……房间里不见林冰莹的踪影,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在心里用亲密的称呼轻唤着林冰莹,殊不知加上昏迷的时间,她在这里被连续凌辱了四个多小时,早已过了午夜十二点,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

  身体酥软无力,又酸又痛,刚刚醒过来的冯可依感到一阵强烈的疲劳感向她袭来,似乎连呼吸都有些费力,好想现在就回去,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睡一觉。就在这时,眼前忽然一黑,反应有些迟钝的冯可依愣了一会儿,这才意识到不知是谁给她戴上了眼罩。

  太好了,终于结束了,他们准备放我回去了……以为戴上眼罩是为了送她回去的冯可依一阵喜悦,可是,紧接着传来的一句话,令她如陷冰窟,胆颤不已。
  「女同间温柔的爱抚满足不了你吧!考虑到你的品性,我产生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你们三个玩得很开心、很投入啊!没有注意到旁边观看你们狎戏的客人们都勃起了吧!一共有五个杀气腾腾的大肉棒在等着你呢!先用嘴给他们泻泻火,然后,你觉得哪根好,对你的胃口,你就选哪根的主人做为虐辱你、给你满足的男人。」

  这个声音好熟悉,呀!是雅妈妈……就在冯可依思忖声音的主人是谁时,发根突然一痛,冯可依被雅妈妈揪着头发拽起来,跪趴在地上。

  随着臀部离开了地面,双头龙仿真阳具的一头从王荔梅的身体里掉了出来,而另一头还陷在冯可依因剧痛而紧紧收缩的阴户里。

  雅妈妈瞧着在冯可依的股间晃荡、就像长了一张尾巴的双头龙仿真阳具,前仰后合地笑道:「咯咯……笑死我了,可依啊!真的肉棒在等着你呢!一共五根啊!你干嘛还夹着假的不放,这么不想离开它吗?」

  被雅妈妈讥讽得满脸潮红的冯可依发出一声狼狈的呻吟,在她昏迷的时候,颈部被戴上了黑色的狗项圈,手上、脚上也被拷上了中间缀有长长的锁链、不太影响活动的手铐脚镣。冯可依感到颈部突然一紧,狗项圈上的锁链绷得紧紧的,只得撅着臀部,羞耻地被雅妈妈牵着在地上爬行着前进。

  四肢交错着在地上爬行了几步,沾满了爱液而湿滑滑的双头龙仿真阳具便从阴户里掉了出来,落在地毯上发出「咚」的一声。失去了填充的阴户顿时升起一阵空虚的感觉,心里也空荡荡的,冯可依不由凄苦地想道,今夜好漫长啊!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我还要继续被人欺辱,任他们看我下流的姿态,为他们服务,做下流的事,而且还是五个男人……

  上次是五个男人,这回又是五个啊……脑海里随之掠过前几天在月光俱乐部的VIP包房里被名流美容院和特别行动小组的同事们还有田野等五个男人一起凌辱玩弄的情景,喘息声忽然变得急促了起来,阴户开始一抽一抽地收缩着,溢出了火热的爱液,空虚的不耐感更强烈了,简直如同特意想像自己羞耻的样子似的,冯可依回忆着为五个男人口交、吞精的画面。

  「这是第一根肉棒,可依,快点做吧!客人都等不及了。」雅妈妈把冯可依牵到坐在长条沙发左侧的第一个客人前,笑吟吟地嘱咐道。

  跪在男人劈开的股间,被雅妈妈打断回忆的冯可依扶着男人毛茸茸的大腿,似乎是感到了肉棒散发出去的腾腾热气,她慢慢地低下头,张开嘴,向不需摸索便能准确找到位置的肉棒上覆去。肉棒好像勃起得很厉害,在嘴中不住震动着,冯可依感觉这位客人也许太兴奋了,应该很快就会射了。

  我现在竟然这么熟练了,只是舔一下就知道肉棒是什么状态了……心中又是羞耻又是凄婉,还有脑中浮现出来的身带手铐脚镣以及狗项圈的自己屈辱地跪在洋洋得意的男人胯下,为他口交的下流样子,再加上对老公的愧疚之情,冯可依越发觉得自己是个道德败坏的女人,不由被刺激得兴奋激昂,爱液横流。

  「尊敬的客人们,可依做为一名临时客串的模特,很卖力地展现自己,不惜穿着下流暴露的衣服,为我们名流美容院吸引了很多会员,因此……」

  雅妈妈拉长声调,接着说道:「我们特意为她举办了一场犒劳会。大家不用辛苦地忍耐,想射精时尽管射好啦!不要客气,就把精液做为奖品射在可依的嘴巴里吧!等大家轮番享用过可依的小嘴后,就是犒劳会的压轴戏了,她会选择一根最喜欢的肉棒,被选中的人则成为这个母狗奴隶的主人,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她的身体。」

  听着雅妈妈用充满诱惑力的嗲腻嗓音调动着客人们的情绪,冯可依感到一阵深深的屈辱和羞耻,身体里突地腾出一股黑色的火焰,无比燥热。

  冯可依张大嘴巴,不管不顾地把不是很粗但很长的肉棒吞进喉底,似乎喉间奔腾翻滚的呕吐感能令她舒服一些。一边激烈地为男人深喉口交着,冯可依还一边在受虐心的驱使下,伸出双手,一手快速地撸动肉棒的下半截,另一手用修长柔软的手指爱抚着即将射精而紧缩在一起的阴囊。

  「噢噢……噢噢……」随着男人发出满足的闷哼声,龟头开始膨胀,每当肉棒震动一下,便射出一股有力的精液,打在紧凑柔软的喉底。……

  啊啊……他射了好多啊!我……我简直是个变态……明明是被强迫的,还是屈辱的跪式服务、深喉口交,可是,当灼热的精块像子弹那样打在喉咙深处时,冯可依却感到非常兴奋,如同客人的阴囊一样剧烈收缩的阴户里,大量的爱液汹涌地溢出来,使她重重地在心里叹了口气,羞恼地怨怪着自己。

  「可依,不许咽下去啊!吐到这里!」

  雅妈妈的话声未落,手里便被塞进了一个冰凉的像是金属脸盆一样的东西,冯可依干咳了几下,把刚刚射进喉底的精液和嘴里的唾液吐在脸盆里。

  「现在是第二根,这里!」雅妈妈取过装有精液和唾液混合物的脸盆,把冯可依牵到了第二个客人的胯下。

  照样是激烈的深喉口交,不过第二根肉棒又粗又长,持久力比第一根强上许多,冯可依费了好大劲儿,终于把精液吸出来。吐出射了满嘴的精液后,冯可依干咳了一阵,给肉棒巨大的男人做深喉口交太辛苦了,不仅有喉咙似被擦破的灼痛感,还有忍不住想吐的呕意,眼泪都被呛出来了。

  接着是第三根,第三根肉棒也很巨大,仿佛神经迟钝似的特别持久,香汗淋漓的冯可依感到嘴巴酸痛得都要没有知觉了,才迎来了期盼已久的口爆。

  「可依,要是喉咙干了,不用吐出来也可以,就直接喝了吧!咯咯……」瞧着冯可依伸长脖子,把第三个客人白花花的浓精吐在脸盆里,雅妈妈花枝乱颤地娇笑着说道。

  「雅妈妈,让我去洗手间好吗?」冯可依把脸盆递给雅妈妈,羞红着脸,难为情地说道。

  刚才醒过来时,冯可依便想去洗手间小解了,可是想到一旦提出这个羞人的请求,肯定会被戏弄、刁难,凌辱她的禽兽们不会那么容易地让她去的,便一直忍耐着,要不是现在已经憋不住了,还是会羞于出口的。

  「咯咯……我就觉得嘛!早就看出你不对劲了,一直在偷偷地扭腰,原来是憋不住了,要小便啊!没关系,就在这里尿吧!」雅妈妈眼前一亮,怕冯可依会错意,故意敲了几下手里的金属脸盆。

  「呀啊……我不要在这里,雅妈妈,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啊……让我去洗手间吧!」冯可依一听,如遭雷劈,脸上浮起惊恐羞耻的表情,拼命地央求着。
  「荔梅,你用这个接可依的小便吧!」雅妈妈招招手,把苏醒后、一直跪在地上观看的王荔梅叫过来。

  「啊啊……不要……这……这怎么行,太羞耻了,荔梅,不,不要过来,不要啊……」听到身后响起王荔梅的脚步声,冯可依急得大失方寸,竟然求起了与她一样同为俎上之鱼的王荔梅。

  「哼……你还有脸说羞耻!你和张部长一起去汉州公园的小树林里干什么去了?在他面前排泄你不觉得羞耻,被他录像你也不觉得羞耻,怎么在我面前小便倒羞耻上了!可依,你令我太失望了。」

  雅妈妈怒斥了冯可依一顿后,把气得煞白的脸一收,换上了笑脸,怒极反笑地说道:「我知道了,你是因为荔梅才难为情吧!没关系的,你俩儿刚才一会儿玩阴户,一会儿玩肛门,又亲又舔的,都这么亲密无间了,还害什么臊啊!」
  臀部上一凉,碰到了冰凉的金属脸盆,冯可依听到身后的王荔梅不无担扰地说道:「可依姐,你就在这里尿吧!别惹雅妈妈生气。」

  「不要啊……雅妈妈,求求你……」冯可依羞耻得直摇头,继续央求着。
  「跨上去!」雅妈妈不耐烦地揪住冯可依的头发,把她的脸仰起来,恶狠狠地命令着,然后,把嘴凑到她耳边,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说道:「我和花雯芸都很喜欢你,可你却背叛了我们,找上一个肥猪似的张维纯,所以可依,我要狠狠地惩罚你。」

  「雅妈妈……」近乎呻吟地唤了一声,冯可依真是有口难辩,除了花雯芸之外,雅妈妈也对她愤恨有加。

  虽然不承认背叛了雅妈妈,只是屈服于张维纯的胁迫,可冯可依还是对雅妈妈怀有歉意,想做一些事让她出出气,弥补一番,再加上雅妈妈的手开始在小腹上用力地揉着、挤压着,一时间,小腹又痛又胀,尿意已经到达了忍耐的极限,再也憋不住了。

  「不要揉了,我……我尿好了……」冯可依发出哭泣一般的声音,羞耻至极地抬起膝盖,蹲跨在脸盆上。

  「啊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摇晃的股间,几滴清澈的尿液从满盈的尿道口里甩了出来,落在脸盆的铁底上,发出「滴答」一声。下一瞬间,在冯可依发出呜咽声的同时,一股股湍急的尿液好像决堤的洪流,猛烈地打在盆底。

  「咯咯……这么急啊!看来憋了很久了,可依,想尿就早说嘛!这么憋着对身体可不好啊!」雅妈妈一边瞧着冯可依羞耻地放尿的样子,一边尽情地取笑着她。

  澄清的尿液泛起无数泡沫,在脸盆里越积越高,击打盆底的声音开始渐渐变小,转变为「哗啦哗啦」的水声,冯可依听着那羞耻的声音,不禁在心中叫道,啊啊……啊啊……好羞耻啊!竟然尿了这么多,怎么还不停下来啊!啊啊……我小便的样子被荔梅看到了,也被雅妈妈和其他男人看到了……

  「可依,脸盆里装满了你的尿和你刚才吸出来的精液,混在一起了呦!你不觉得这是一盆美味的鸡尾酒吗!咯咯……」雅妈妈兴奋地瞧着漫上了一半脸盆的尿液精液混合物,笑得弯下了腰。

  呀啊……不要说了,不要再嘲笑我了……冯可依拼命地收缩尿道,想停下这羞耻的放尿,可是因为直到憋到忍无可忍才开始小便,尿液仿佛无穷无尽似的,还在不停地向外流着。一秒钟,两秒钟……冯可依度日如年地苦捱时间,终于,尿流开始变得稀疏了,最后一滴尿液发出「滴沥」一声,沉进了高高的液面里。
  「咯咯……可依,你尿了很多啊!尿完了吗?」雅妈妈娇笑着问道,见冯可依羞臊无比地点点头,便对王荔梅说道:「你去把可依小便的地方舔干净,一点尿臊味也不能有啊!」

  「呀啊……不要啊……荔梅,不要……」

  冯可依发出一阵急切的叫声,可是,把散发着尿臊味的脸盆放一旁的王荔梅就像没听到似的,分开了冯可依酸软无力的双腿,把脸埋在她的股间,长长地伸出舌头,又温柔又细心地舔着湿淋淋的阴户。

  「啊啊……啊啊……荔梅,不要舔那里,我刚尿完,那里很脏的,啊啊……
  啊啊……对不起,荔梅,都是因为我,是我不好,对不起,对不起……「见王荔梅还是舔起了自己沾有尿液的阴户,冯可依又是羞耻又是难过,觉得对不起一直当作妹妹来看待的王荔梅,一个劲地道歉着。

  「可依姐,你不用向我道歉的,其实,我很开心,就算是舔可依姐小便的地方,我也愿意。」王荔梅在舔的间隙,抬起头说道。

  「荔梅……」冯可依感动地轻唤了一声,停顿片刻,有些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就像林冰莹和她的助手晏雪一样,可依姐,你做林冰莹好啦,而我就是晏雪,一个崇拜你、喜欢你、愿意陪你一直走下去的女人。」王荔梅动情地表白之后,又把脸埋下去。

  「可依离林总监差得远着呢!倒是荔梅你,令我刮目相看啊!不亚于另一个晏雪。舔干净了吗?」雅妈妈不屑地哼了一声,向王荔梅问道。

  「舔干净了。」王荔梅直起身子,跪在一旁,恭敬地向雅妈妈鞠躬答道。
  「既然舔干净了,可依,还有两根肉棒,继续为客人服务吧!」雅妈妈扯动着手中的狗链,把冯可依牵到第四个客人面前。

  还是跪在客人劈开的双腿间,冯可依慢慢地低下头,张开嘴,把客人巨大的肉棒吞进去。一边吞吐着肉棒,冯可依一边想到这个客人刚才近距离地看到了自己当众小便的下流样子,一时间,羞耻的快感在身体里激荡奔走着,阴户就像漏了一样,大量的爱液汹涌地溢出来,「滴滴答答」地直往下流淌,跪在地毯上的双膝都感到一阵濡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